無法還原真實的人士傳記,出神入化

作者:影视资讯

歡迎來到偷天換日大舞台,一場結合魔術、推理和偷拐搶片的大型幻術。
 
看完電影只有一句太過癮。整場電影,眼耳口鼻彷彿被螢幕緊緊吸住一般,任華麗震撼的魔術襲捲思緒。和多數我所看過的犯罪片不同,《出神入化》巧妙地不停轉換觀眾對角色的心理認同,讓我既為正義站台,又為反派喝采。這樣的轉換讓整場電影處處是高潮,每一分鐘都搶眼,觀眾一刻都閒不得。

文/蔡倩怡

電影一開槍就走火,層層向上竄燒至高潮,整體節奏明快、場面流轉絢麗、聲色犀利,體現魔術表演在視覺上的極致美學,最終讓我們在大火燒盡後,感受電影的無限魅力。《出》就是這樣一部大暢人心的電影,讓觀者享受虛實交錯的痛快,達到電影娛樂表現的極致,更成功釋放觀眾的腦內啡。
 
最令我難忘的是第一場魔術,尤其流轉的鏡頭配上高調炫光,彷彿真的親眼見證史上最不可思議,最華麗的竊盜案。當四位騎士吊著鋼絲高昇的時候,我有如拜倒在魔術師的石柳裙下,打從心底為他們叫好。
 
導演路易斯賴托瑞堅持盡可能地捕捉現場真實畫面,這點令人欣賞。製作團隊找來多位知名魔術師為電影設計精密而具真實感的戲法,也讓演員親自操弄魔術。種種為了擬真而執行的細節,都讓電影在絢麗之下,墊足一份真實質地,讓觀眾相信,幻覺是能夠被精密創造的。

人物傳記電影(biographical picture,簡稱biopic)作為一種次類型,其中一種重要的討論進路是與真實人物的差距。創作者對於鮮活生命的增補或減省,都能視為評價與定調,開創再度詮釋的可能。人物傳記電影死忠派或許喜歡逐一尋找不符「現實」之處,以證電影的虛構成份。不過在本屆法國電影節放映的《芭芭拉》(Babara),嘗試拆除人物傳記電影的固有框架──它另取幽徑,游移在真與假的邊際,讓人難分虛實。觀者大可批評作品形式蓋過內容,讓「真實」的芭芭拉被抹掉,但混淆真假更拓展了另一關鍵命題:重構的影像能否如實地呈現人物?或是,它展示了真實的永不可即?

遠觀之,拍攝電影本身就像一場魔術,它既是真實地存在,卻又如幻似影,總讓我們摸不著頭緒。電影本質和劇本成為相同的概念,讓我們在後退觀賞,又就近挖掘的過程中,獲得滿足之愉悅。

芭芭拉是已故多年的法國歌后,在民間街知巷聞。這次由曾在《潛水鐘與蝴蝶》擔任男主角的法國男演員馬修亞瑪希(Mathieu Amalric)執導,改編歌后一生,實屬極大挑戰。生於1930年代的芭芭拉,舉手投足皆見媚態,她的歌聲盪漾著讓人騷癢的氣息,彷彿能攝去人的靈魂。上世紀的歌后,厚重的聲音也負載著歷史的交錯。她曾因猶太人身份在二戰期間歷盡顛簸,其人其事本已傳奇。電影大可拍攝她起伏跌宕的生命歷程;但導演顯然無意重現她龐雜而浩蕩的一生,最終只擷取碎片,翻新敘事結構,成了流麗的實驗文本。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