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02.net:川荣李奈東京赤羽進化為西野七濑戛納

作者:娱乐新闻

「為了電影而裸露,卻阻礙了觀眾對電影本身的欣賞。」
 
《山田孝之的康城白日夢》[X]《山田孝之的康城影展[O]》最新一集把旁白長澤正美抓到鏡頭前,準備讓她演戲中被蘆田愛菜殺死的媽媽,當中呈現出她作為女演員的心理掙扎,及日本影圈的怪現象一樣可堪玩味。
 
跟蘆田一樣,長澤一樣是衝著跟山田孝之再合作(二人曾合作拍電影),還有能夠與蘆田合作才答應接拍的,但貌似到了現場才知道這是一個弒母的故事…當然,長澤仍然很感興趣,還跟蘆田試演被殺發瘋的場面,甚至被告知要跟非專業演員演情慾戲也可以,直到山田大製作人及山下導演告訴她要全裸演出之後,長澤臉色一變…
 
雖然明知是偽紀錄片,長澤當然不會就此接拍跟非專業性演員全裸演情慾戲,但三人攻防戰的對話內容給人的思考空間很大。
 
一方面山下導演談到現在日本影圈的怪現象--故意隱藏一些不裸露就不成立的鏡頭,希望可以由他這次打破現在自我監控得過份的環境,看微博日影達人提到,其實這部份主要針對80年代如松坂慶子、原田美枝子等大牌女星都非常大膽,願意配合拍攝裸露鏡頭,造就當時日本電影前衛的風氣。當然,山下導演及山田大製作人的樣子,看來還是「想看長澤正美演裸露」吧…www
 
另一方面,有留意長澤的觀眾,應該知道她近年接了不少尺度頗大的電影,八卦稱之為「玉女形象大解放」,她也越來越不介意在螢幕前秀自己的身材(如《海街日記》),但如果以電影藝術為名全裸演出又如何呢?她提出了事務所的顧慮以外,自己身為女演員的憂慮:年輕時會覺得為藝術犧牲沒問題,現在會發現當自己接拍裸露戲之後,大眾的目光只在她的裸露演出,而不是故事本身。  

很抱歉用的是繁體,簡體跟繁體的閱讀對我而言都通,

究竟怎樣的市場生態,才會把表達形式及賣點本末倒置,令到業界內的人士考慮得那麼仔細呢?無論就幕前或幕後來說,《山田孝之的康城影展[O]》並不只是一場模擬紀錄片,而是業界反思紀錄。

對不少人來說,《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最矚目或最吸引的,當然是那個不走尋常路,看似發瘋但又自由自在得令人羨慕的山田孝之,但個人最感興趣的,還是劇中那些模糊真假界線的訪談紀錄。

雖然同樣是「偽紀錄片」,但與《Byplayers》及《住住》以演員「扮自己」的風格完全不同,《山田孝之的康城電影節》有大量業界人士(=非專業的幕前演員)的訪談,當中談到有關電影業界的事宜「真實度」比其餘兩部高得多,所以從另一個層面來說,它也是一個「專題節目」、「訪談紀錄」,主題當然是「不惜一切要在康城拿獎下的電影界心態」,透過山田孝之的「金棕櫚白日夢」,會帶出很多觀眾平時未必注意的看戲細節及角度,饒有趣味。

從頭幾集日本本土的學術理論派人士、商業機構(電影公司、遊戲公司)前線人士,到第6集與康城淵源極深的法國電影人,他們反覆強調一個事實:所謂康城電影大獎,也只是一個有明確規則的遊戲比賽而已。某程度上,所謂「影展電影」及「商業電影」,本質上並無分別,皆是「為目標觀眾服務」 ,但為了應付這個奪獎目標,電影人應該怎麼辦呢?

為了在康城電影節奪獎,電影需要擁有怎樣的內容、特質、個性…細節至以菲林還是數碼拍攝,配樂當中如何呈現出人情味…要迎合怎樣的規則才能夠得獎,當中的計算並不比以票房為目標的商業電影少,亦同樣要評估、衡量「目標觀眾」的受落程度。

到頭來我們看到的,是一群專業電影人潑山田孝之冷水:例如瑞士盧卡諾電影節的委員建議「這部電影的風格不太適合康城,反而適合盧卡諾(以發掘新人才及新趨勢為宗旨[by wiki]畫風清奇[劇中的委員所言])」,法國導演會說「就算只有少數人賞識我的作品,只要他們熱衷於此,我就很開心,比被一大群人觀看後卻被遺忘好得多」,河瀨直美甚至問蘆田愛菜「為了拿獎,像道具一樣被利用也沒所謂?」跟山田孝之說「如果你作為演員認真演戲的話,絕對能夠在康城拿獎。」

究竟山田孝之是真心「被打擊倒」,還是劇情安排(之後他會以演員身份跟河瀨直美合作拍戲)?似乎並不重要,作為觀眾,卻是在反思「身為觀眾」的看戲心態--懂得看劇本巧思、演技、細節…過度的讚賞或分析,又或者高人一等地吹毛求疪…可能是其中一種觀賞態度,但跟尋找它們的目標觀眾的戲劇一樣,或者我們也可以尋找符合自己期待/目標的戲劇。

跟著山田孝之「金棕櫚白日夢」的腳步一直走,彷彿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看戲態度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ebebebeb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只是用習慣使用繁體,還請大陸的朋友見諒,非常喜歡豆瓣的系統,所以想在此發表一點感想。

最主要是對於「山田孝之東京赤羽」和「山田孝之戛納電影節」這兩部仿紀錄片,

目前戛納電影節篇還在播映中,但之前觀看東京赤羽的心得還一直沒有好好寫下來,

所以本文是藉由「戛納電影篇」當成一個推薦「東京赤羽篇」的心得,

這兩篇除了導演相同之外,目前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關聯,

主要都是講述山田孝之「突然」想做些什麼而和周遭人產生不同看法化學效應的題材,

非常推薦「山田孝之東京赤羽」篇,以下簡稱東篇,「山田孝之戛納電影節」篇則簡稱為戛篇,

我覺得東篇和戛篇都是由於山田孝之想完成一些事情,這些事情,

是設定成,想做的事情,就像是夢想那類的事情,

東篇中,山田孝之飾演一個在找尋自我的演員,即便從旁人的眼光他看起來有點失心瘋,

突然說不想當演員了,想在東京赤羽區生活,一下說要自創衣服品牌,一下又說想當劇場演員,

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撞,我記得當初在看的時候,雖覺得好頑固,

山田孝之怎麼始終聽不進去週圍人的建言,而執意要做一些看來就不會成功的事情,

一開始是這麼想的,不知怎麼,後來漸漸的覺得他的那種「堅持」很令人動容,

在山田孝之的身上,好像看到曾經的自己,每個人心裡都曾有過的那種偏執,

即便大家都在勸他不要亂搞,好好當演員,他仍然我行我素,讓人摸不著頭蓄的玩了十集,

看起來好像很荒唐,但是看到最後一幕,我真的起雞皮疙瘩,

最後一個畫面是結束在一個,一切在他意料之中的邪笑。

這一抹笑,讓人感到肅然起敬,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總之,雖然乍看之下好像漫無目地,但東京赤羽篇的結尾給了我不小的震憾。

而戛納電影篇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讓我失望,不得不說導演很厲害,

這一切看似荒唐,實則都是有編劇的,戛編給我很類似東篇的感覺,

山田孝之看似好像又要亂來了,找了不合適的角色,

小女孩蘆田愛菜來扮演弒親者,當然這是導演的劇本,

要觀者明眼就能看出,好像不太對啊,產生懷疑和吐糟,我認為這是導演刻意為之,

是和觀影者的一種在心理上的較勁,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