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02.net】杀手聂隐娘

作者:娱乐新闻

全篇都是剧透而且特别长。请谨慎食用。
本来是发在八组的,后来有几个八友让我把帖子搬到评论区。
于是我就整理、补充了一下,搬了过来。
原帖链接: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9136558/?start=0

《刺客聂隐娘》:是非之间,是爽爽的味蕾

【细节篇】
1:
聂隐娘第二次暗杀的时候没有下手,因为她觉得“稚子可爱”。回了道观后,道姑说下次暗杀时先杀了暗杀者心爱之人。
后来聂隐娘去杀田季安的时候踩了好几次的点。
①看田季安和朝臣议事
②看田季安和孩子玩
③看田季安的孩子们蹴鞠
④看田季安和主母交流
⑤看田季安的护卫
⑥看田季安的妾 (以及田季安和妾的交流)
我觉得她最后觉得田季安的心爱的人是妾。因为最后出现了妾熟睡时聂隐娘站在她身边看她的情节,但她最后没有下手。(同时暗示了她不会杀田季安)

近日读木心先生的《哥伦比亚的倒影》,文字洋洋洒洒,像小时候玩弄的玻璃珠洒了一地,而今泠泠然去拾,拾到手里,几十年前的孩童时光,且暖,而玻璃珠的孤寂,又凉,乍暖还寒,非饱经岁月难以笔若天成。其中一则轶事,更是在心头把玩许久:

  1. 聂隐娘回家的时候“被”沐浴熏香、“被”换上了母亲为她准备的衣服。
    但是她最后和母亲、奶奶会面的时候还是穿回了刺客的暗杀服。
    www.602.net ,而且和母亲、奶奶会面的时候,拜了奶奶没有拜母亲。
    在这期间有两个细节:
    ①聂隐娘在整场戏里没有和母亲有过任何的眼神交流。虽然从母亲的镜头看来,她是希望有的,但是隐娘全程不看她。
    ②聂田氏(隐娘母亲)和隐娘说的那么长的一段话、一个镜头竟没有两个人同框的镜头。
    所以我认为隐娘心里是相当怨恨她母亲的。

  2. 关于田元氏对瑚姬的狠心和瑚姬的心机。
    聂隐娘我在电影院大约看了两次。
    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田元氏是大灰狼、瑚姬是小白兔:自己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嫡子)而片中除瑚姬外并没有其他的姬妾、庶子的存在,对一个舞姬防范得真的太严苛了。
    但是第二次看的时候觉得元娘是对的。瑚姬这个人大写的心机婊。
    ①鸡血装作月事可以看出她对元娘的认识很深。
    ②连田季安都没有告诉,证明她并不全然信任田。
    ③和田季安相拥看到黑衣刺客(即隐娘)的时候一点也不惊慌,看到田季安追出去之后只是默默走了两步又退回到床上。很镇定也不担心田季安安危的样子。
    ④最最主要的一点,田季安讲完了聂隐娘的故事的时候。她垂头啜泣。说:“为窈七不平。”田季安听了,叹了一口气,把她拥入怀里。想来这个时候田季安心里肯定是:“真是个纯真善良的人,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田季安对瑚姬好感度 100)而且这句话也有埋怨元家(娘)的意思。利用了田季安对窈七的愧疚增加了他对元娘的厌恶。
    在此之外,元娘会无论如何除掉瑚姬的孩子的另一个原因我认为是元家势力衰弱了。她和田季安关系相当不好(100个直接证据和100和间接证据,不细说),所以担心嫡长子是否能成功接任魏博主公的位置要早早做打算。如果田季安没有其他的孩子,就算夫妻再不睦,那她的孩子的地位依然稳固。
    元家式微的证据:在田季安敲打田元氏让田家不要动田兴的那场戏中透露出之前元家也埋过、杀过田季安的亲信,田季安虽然知道是谁出的手,但按兵不动,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想来当时元家在魏博的势力很大,田季安的势力扔不稳固,他还不敢和元家撕破脸。而这次只是一个妾(虽然瑚姬对田很重要,但妾在古代的地位本就不高),当然还有“纸人蛊术”害了田家前主公这件事。但实际上没有实锤。田季安直接出手就把元家的大巫师,精精儿(田元氏)的师傅杀了。可以说直接和元家撕破脸了,元家势力如果没有衰退这件事应该是不会出现的,顶多杀了蒋奴。

有个捷克人,申请移民签证,官员问:
“你打算到哪里去?”
“哪里都行。”
官员给了他一个地球仪:
“自己挑吧”
他看了看,慢慢转了转,对官员道:
“你还有没有别的地球仪?”

  1. 虽然聂隐娘的和她的母亲很疏离(以及怨恨),但其实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说,倒是他的父亲才是那个更无情的人。
    ①聂隐娘回府他父亲知道却没有去。
    ②刺客刺杀田季安未果的消息传到了军营。聂虞侯怀疑是聂隐娘做的。这个时候聂隐娘的母亲提起了她,她的父亲只是淡淡地说了,“知道了”,也没有问她好不好。之后还半埋怨式地说不该让她被道姑带走。(因为道姑要隐娘杀田季安,而这个任务对效忠田家的聂家是很不利的,一旦刺杀的风声走露或者窈娘确实行使了刺杀(不论成功与否),对聂家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③接“②”的剧情,之后田季安就把他招过去了。聂夫当时和聂母对看一眼。证明他觉得可能和聂隐娘有关,眼神中似有责备之意(我脑补的)
    结果田季安并没有提起窈七。
    而聂父自然也没有提起来。
    本来要告退了,田季安叫了他“姑父”,而且交代他要注意安全。(攀亲戚关系)
    然后她才他回过来和田季安说,聂隐娘回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我聂虞侯是效忠于你的,聂隐娘的行踪我也报给你了。那是她自己的行为和聂家无关。”
    也就是说,他在聂家和隐娘之间,最后还是选了聂家。和隐娘被道姑带去的时候一样。
    两次都最后选了的是聂家,放弃了隐娘。
    虽然后来隐娘救了聂夫,他又愧疚又后悔地说了“当初不该让道姑娘娘把你带走”,但我猜测再来一次,他的选择还是一样的。

这个捷克人就是米兰·昆德拉,1968年,“布拉格之春”酷寒难耐,米兰·昆德拉选择流浪。说是流浪,实则流亡。入了别的国籍,再回到捷克,便是现世的轮回。故而,这个地球仪上,哪儿也去不了,何时都回不去,退一步,离了捷克,又海阔天空,“哪儿都行”。

  1. “精精儿”和元娘。
    还没找到能证明精精儿是元娘的直接证据。我第一次看是“感觉”出来的,第二次看发现了元娘和精精儿脖子上的痣。但是“实锤”感觉还没有,大多都是推断出来的。比如下面这个细节或者说元娘的破绽。

聂隐娘,便是哪儿都行,又哪儿也去不了。电影里,故事从隐娘杀大僚于无形,到不忍杀某节度使,到不愿杀田季安,三个故事一脉相承。故事的源头,则是嘉诚娘娘让双胞胎姐姐嘉信公主(道姑)将隐娘带走。道姑授其武、训其志,术成,杀人如风,却因“稚子可爱”而不忍杀人、“过去深爱”而不愿杀人。这位风姿飒飒、御风而行的杀手,是嘉诚公主姐妹“不让魏博跨越河洛一步”的棋子,是“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的青鸾,却因儿时的记忆、过去的爱恋,而不愿杀人。杀与不杀,之于刺客,毫无异念。之于隐娘,是哲学命题:杀,是青鸾,是侠客;不杀,是隐娘,是人性。侠义,是她的追寻,人性,是天的旨意。

聂隐娘去OB田季安的孩子踢蹴鞠的时候应该是藏在了树上。(后来精精儿后续去草丛重看隐娘窥伺自己的儿子隐藏的地方的时候镜头带的是树枝)
元娘和田季安说起这个黑衣刺客的时候说的是:“孩子们踢蹴鞠时撞上的”
但其实是元娘发现的。理由:
①孩子们都比较矮,隐娘藏在树上不容易发现。
②孩子们踢蹴鞠的时候一直盯着地上的,窥伺时候孩子们的画面是隐娘的视角,没有提供孩子们看到隐娘的画面。
③蹴鞠的镜头过去后,看当时元娘脸部表情的变化,(紧张)可以看出,其实是元娘发现聂隐娘。
④最重要的一点, 隐娘是“隐”的高手除非她愿意,否则没有人能够发现她除非另一个人是和她等级差不多的高手。她窥伺田季安多次、窥伺田季安“高级护卫”夏靖(阮经天)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没有道理稚子会发现她。
⑤补充细节:在她和田季安交代“孩子们撞见黑衣女子”后切到了蒙面女在那片丛林里来回走。当时我注意到是蒙面女一手拿刀一手握着拳头。侧面体现出蒙面女是紧张的。 如果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刺客,甚至是元家的刺客她对另一个刺客想要刺杀田家子嗣大可不必那么紧张。这种紧张感我觉得是只有血亲才能体现出来的。所以综上应该精精儿=元娘。

在隐娘的生命里,嘉诚公主和嘉信公主都是至亲至爱,嘉诚公主比聂母更至爱,嘉信公主比聂父更至亲。一对玉玦,先皇所赐,六郎冠礼之时,嘉诚公主赐予隐娘和六郎,除了寄予守护“决绝之心”外,更有成全他们婚配的意思。隐娘十二岁蹴鞠,将鞠击向元谊帐幔内的元谊女,被以壮汉截下。可见,青梅竹马爱恋已久的六郎被元谊女抢走之际,隐娘心中掀起了何等狂风骤浪。嘉诚公主见隐娘这般执拗,而元谊女与六郎是政治联姻,天数已定,只好将隐娘托付给双胞胎姐姐嘉信公主。不久后,嘉诚公主珠碎玉断,洒了一地,飒飒之风飘过白牡丹苑圃,走了。走之前留下一句话:“一直放心不下的……是当年屈叛了阿窈。”嘉诚公主对隐娘,是爱,是惜,是愧,是真真切切的痛。

因为元娘对孩子们的感情让她露出了一定的破绽,但同时她还是冷静和谨慎的。
因为后来她和田季安说起来的时候说的是孩子们发现的。
这就是她谨慎的部分,如果她告诉田季安那个黑衣女子是自己撞见的话,那田季安难免会怀疑为什么一个大家闺秀能够发现隐在树上的刺客。

然而,嘉诚公主并没有想到,双胞胎姐姐的政见竟与自己肝胆秦越。嘉诚公主遣了侍女奴婢,从此京师是京师,魏博是魏博。嘉信公主却是杀光节度使。隐娘被嘉信公主的训练成冷血无情的杀手,伸张侠义,继而,以师之名,命杀六郎。因为她相信,侠义之心将胜过少女之心,恨将胜过爱。毕竟谁能想到,隐娘对仇恨如此数数然?

有趣得很。

嘉诚与嘉信之间,有没有其他的“地球仪”?

6.隐娘和田元氏谁的武功更高。
很明显是隐娘。
我是这么理解的:她们交手的时候某种程度上可以算得上是两败俱伤:隐娘的背被划伤了、田元氏的面具被划开了。从表面上看似乎是部分伯仲,但我觉得是隐娘赢了。
因为:隐娘想知道面具刺客是谁,所以她划开了面具、知道了她就是田元氏。她的目的达到了、成功了。田元氏想杀了隐娘,但她只在隐娘背上划了一刀,她失败了。
所以隐娘胜。
(这是对情敌的一场胜利啊!为隐娘摇旗呐喊!GJ!)

聂父聂母,亦是一则是非。隐娘对聂母,是怨。何以见得:隐娘回家,只拜见聂老夫人,不拜聂母,此其一;谈话席间,隐娘不给一丝表情,此其二;在隐娘“该不该被道姑带走”的问题上,聂母认为是正确的决定。在聂母身上,首先是田家的“公主”,其次是聂家的一家之母,最后才是隐娘的母亲。背叛隐娘,既保全田元联姻,又让聂家幸免于得罪元家而遭受磨难。聂父对隐娘,是疑。聂父,“不该让道姑带走窈娘”,不止说过一遍,这种不该,不是知错就改“不该”,也不是亡羊补牢的“不该”,而是对隐娘“奉师命刺六郎”的恐惧和恐慌。而聂父的“不该”行动是:向田季安坦白隐娘行踪,以示效忠。聂父聂母,在效忠田氏政权和守护亲身骨肉之间,亦是一种真切的是非之境。背叛隐娘,虽心悸犹在,却早已喜在心头。

7.关于“睡觉”
戏里拍到睡觉的场景不少:隐娘第二次暗杀行动中刺杀对象抱着孩子靠在床边(还是炕?)睡觉,他的妻子枕着手臂也靠在床边睡觉;隐娘返回去看瑚姬的时候瑚姬也一样趴在床沿睡觉;聂父在军营的时候也是趴着睡觉。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产生了巨大困惑:唐朝人都不躺着睡觉的?后来仔细想想这也是个细节哇。
①.第二次暗杀行动的刺杀对象和孩子玩疲了,靠着休息结果睡着的,而且当时是中午,相当于“午觉”所以不上床睡。
②当晚如果隐娘没有出现,田季安应该是和瑚姬一起睡的,田季安连睡衣都换好了。后来隐娘出现导致田不得不处理这件事。瑚姬没有上床睡的意思是她在等田季安。
③聂父当值、照顾田兴、所以不上床睡。(其实我一度怀疑他其实本来没有在睡。)

田元氏与精精儿,是硬币的正反面。田元氏是正面,精精儿是反面。事实上有人推测,田元氏等于精精儿。田元氏便是元谊女,在隐娘十二岁时,蹴鞠,将鞠击向树木反弹向元谊女帐幔,众人惊慌失措,唯独元谊女“沉着不惊”。可见田元氏非等闲之辈。在魏博,田元氏权重望崇、老谋深算,用“纸人蛊术”谋害先主田绪,又以同样的把戏陷害怀有身孕的胡姬,可怜胡姬用鸡血隐瞒月事也没能保住胎儿。田元氏,作为元家势力的掌舵人,光明正大为三子谋位。而精精儿,是元家的绝顶杀手,宫里行刺时,精精儿及时勘察现场,护送田兴赴任临清途中,精精儿在林中与隐娘交手,精精儿一心要杀掉隐娘,却被隐娘吹毛断发般划了面具。精精儿为何杀隐娘?只因隐娘护了田兴,毕竟削弱田家势力,是元家继位大计寿终正寝的最好办法。田元氏与精精儿,是元家的明与暗,明暗皆可走,也皆不可走。

8.田氏夫妇不和细节
①瑚姬、田季安撞见刺客时田季安回房安慰了瑚姬,给她解释来龙去脉、还给了她一个“勇抱”。但孩子撞见刺客时却和田元氏相对无言,连安慰的话都没有说出口。而且当时的画面很有意思,田元氏告诉田季安刺客的事情,田季安坐到了椅子的另一头,他和田氏之间隔着三个孩子,然后一长串的沉默。
②田季安和田元氏不聊政事、不聊平常的家事。对比田季安和瑚姬聊政事、也聊他觉得愧对的人。(但我觉得田季安是个渣男)
③田季安见田元氏的每一场戏都是“全副武装”的,作为田家主公的“全套装备”的穿在身上,足见疏离。要知道,他穿着睡衣见瑚姬、赤足见聂父。

田季安与隐娘之间的是是非非,却是最为引人的。历史上的英雄豪杰到了危急存亡之际,总是有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悲壮,唯有听天命,再无自我的取舍拣择的。而《刺客聂隐娘》无此类悲壮,简简单单将过去、现在拼接,将爱与恨、信任与迟疑重组,就塑造了无边无际的苍茫。青梅竹马的六郎与隐娘,想必儿时是情投意合,如今隐娘回到魏博,青春期的青涩懵懂,如今尽是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郎儿已为她人夫,女儿依旧浪迹天涯。何也?爱是过往、青春、懵懂;恨是争权,背叛,负心。而田季安于隐娘,在胡姬被“纸人蛊术”陷害时,田季安怀疑是隐娘所为而剑指隐娘中看见,是愧疚与猜疑。就是这样的是是非非、左左右右、是拣择又无从拣择之境,才让《刺客聂隐娘》平添无穷的遐想,那雾里雾外、风来风去的别外世界,愈是奇绝,愈是天成。

【争议篇】
1.聂隐娘到底对母亲有没有怨恨?聂家到底父亲和母亲谁更爱聂隐娘?

隐娘,一袭黑衣,道姑,一袭白衣,交手于云雾里,哪里还有高下之分?春夏秋冬,哪里能由我取舍?此身此地,哪里容我拣择?天壤间,只有这片土地景物,生涯里,从此生是生非,一有多种,二无两般。

我个人的意见是聂隐娘对母亲是怨恨的。(理由在细节2讲过了、不赘述了)
【反方观点】认为聂隐娘对母亲只是疏离。拜了奶奶没有拜母亲是因为之前穿母亲给的衣服的时候已经见过母亲了,所以不必再拜。(反方观点:@孤意)
对此我坚持自己的看法。(*/ω\*)

聂家到底母亲和父亲哪方更爱护隐娘?
我一开始站母亲,但是隐娘对母亲明显的抗拒和母亲父亲争论“不该让道姑带走窈娘”的话题的时候母亲明显偏向窈娘被道姑带走是正确的决定以及聂田氏(田季安的姑姑)的身份都表明,她首先还是一家的主母然后才是隐娘的母亲。
而父亲的选择在细节4也讲过了,不再赘述。
综上,他们不是对隐娘没有感情,只是每次都放弃她而已。

真可怜,“为窈七不平”

2.嘉诚公主到底是大灰狼还是小白兔?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