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赤名莉香,上帝说星期天是苏息日

作者:娱乐新闻

下午三点半,在休息日是喝茶的好时光。

赤名莉香还是选择走了。她等了他很久,还是毫无结果。她不知道当内心只剩下惶恐的失去时,应该如何是好。微笑也不能保持,开朗也无济于事。不是一次哭泣就能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时候。她站在雨中第一次等待他,他在雨中奔跑来寻她。而她的笑容终于成为不能抑制的脆弱。

为了防止在午后阳光下吃饱了就昏昏欲睡,来听听黄耀明2003满天神佛攞命舞。

一是一
要为《东京爱情故事》写点什么。这个念头持续了十年。
从第一次看的时候就决定好了,以后写的时候一定要对关口里美用词尖刻如泼妇,要把她故作温婉的嘴脸彻底地撕下来,要让所有男人知道,这样的女人,在你面前做出的毫无防备,都是她精心推算以后的最佳答案。她展示的每一次脆弱,都有利可图,她就是大都市里玩惯了手腕的卑劣女人,比婊子更加不值得同情的是,她把一切都化作一张纯情的面具上。

又看了一遍漫画版《东爱》。

当她以两个麻花辫的村姑造型出现,以内心算盘打得噼啪响的眼泪从背后抱住永尾完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对这个女人,只有啐的一声,如果能见到她,要把她自以为像芙蓉姐姐一样蓬松地头发剃光,和她握手的时候要面带比她更纯情的微笑,手里藏着染了破伤风的锈钉子,等她表现出内心深处的阴暗面时,就有理由一个大耳刮子赏给她。
要把她藏得天衣无缝的伪装统统打烂,要让她泪流满面内心偷笑,破坏别人幸福时,再不得安稳。

突然觉得,赤名莉香是一定不能结婚的。不管是永尾完治或和贺部长还是其他出现的有名无名氏,谁都不能牵绊她。在漫画里,她轻易的付出,因为她给得起;和贺说过“她的爱是五个人才能背负的”那么炽热汹涌。

二是二
爱媛的橘子是不是很好吃。我们等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吃上。而永尾完治的桌上一直摆着家乡寄来的橘子。他曾经和唯一的女子约定回故里,终究只有莉香一个人履行。
这个懦弱的男人,内心始终在初恋的女神关口里美,和永远微笑相对的开朗女生之间徘徊着。他的心里一边保留着关于里美最纯洁的画面,一边在源源不断和爱意浓浓里感到温暖。关于永尾完治,不能说的太多,骂也不能骂得太厉害,即使他的懦弱已经墙头草到织田裕二都要忍不住通过其他的角色来吐槽。可是他毕竟还是永尾完治。赤名莉香在三年后还孤身一人的理由。的祸根。所以当他握住电话,打给关口里美,回忆点滴,忍不住哭泣的时候,我就决定原谅他了。
我总愿意相信,当年那么多的温暖和美好,并不全是“想要得到安慰”的产物。在哪些瞬间,他也曾真的爱过那个女子。当他们在雪地里旋转起舞,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的时候。

但她居然害怕回馈。

三是三
三上的长发是不良潮流的先驱。尚子的卷发从视觉上和里美的麻花辫一样震撼。可是,当三上选择上演了《卒业》的情节,从婚礼里带走自己付出太多代价换来的爱人,当尚子拖着毫无美感的大箱子,风尘仆仆地走到三上面前时,我看到了最温柔的爱情。
当另一边已经死气沉沉,终于变成令人泪流不止的爱情悲剧时,总算还有人,得到了幸福。

当完尾同学认真的计划将来时,她就本能的恐惧退缩,这种人,是婚姻不适格者,在爱情的前提下可以为所欲为,但一回到现实的日光灯下,一切都被照亮到无所遁形,她甚至无法直视自己脸上已经出现的粗大毛孔。

四是四
你们都知道我将要的提到的会是谁。可是我还是不想就那么明白地说出她的名字。哪怕我以一副评论家的嘴脸,把东爱里的人都概念模糊地提到一次,可还是刻意地忽略掉了她,语言里都把她藏了起来。我对她的爱那么多,那是我作为一个被她感动了十年的少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
说起赤名莉香,《东京爱情故事》才终于在我的眼前,形成如同电影过目的生动。莫不是东京的街道过于冗长,除了街头大喊的“我喜欢你,丸子”,也能在熙攘的人群里走散,三年之后,不敢相认。须臾的回忆在此时冻得眼睛发胀。曾经笑脸迎人的女子,终于披上东京冷漠的面容。

她说不刻意竞争,是为了不让自己有劣等感,对她来说物质生活的富足或贫乏是次要的,她就这样自由地站在东京高楼的天台上对着天空大喊“A~HA~HA”,或者把别人向她求婚的钻石戒指拿去换宝马,或者只是为了好奇小小的引诱一下三上,或者是在完治要对她的孩子负责时那么大方地坦承:我怀的是和贺的孩子,但我也不会跟他结婚。

赤名莉香是最贴近我生命的姑娘。当北京下起夜雨的时候,我就能看到她的脸。她在寿克斯小路等成雕像。她在寿司店看着窗外的雨点,说,好像在哭。
我也知道她是多么任性的姑娘,也许在国中的时候,会因为旷课太多而被记过,而她只是带着好奇的模样,走在美国的大街小巷。我更知道,她始终匮乏的安全感,需要用自己全部付出的爱去填补。所以才会在她一言不发地坐在滑梯上,年老的部长带着一丝忧虑出现在她面前。
赤名莉香的爱情每一段都是传奇。而传奇的背后,都是荒凉。

这是真实的赤名莉香,不是电视里只一心一意地爱着爱媛来的乡下傻小子,几乎零缺点,微笑甜美到能融化所有人的铃木保奈美。

五是五
事情到了这里,我想我也不必再忌讳什么。或者害怕经由回忆而想到了谁。当我已经没有脆弱的把柄握在别人手里,我不会再因为失败的莉香和庸庸的完治而如临大敌。我也能够当一个快乐的目击者,听完治说“我能用吻在天上变出一道彩虹”这样美丽的情话,看莉香的脸色因为他的爱情而分外明亮。我也能够当一个愉悦的偷窥者,躲在莉香的家里,看笨笨的完治拼拼图,看莉香偷偷地把其中一块塞到完治的风衣里,然后为他做宵夜的拉面。
莉香是满脑子鬼注意的机灵姑娘。她的爱情是一个人的包袱,即便“可是完治爱的是里美啊”,也能用“那又怎么样”的微笑一笔带过。
从没见过这么纯粹的喜欢,这么轻易地交出自己的心脏,不害怕有一天会尸骨无存。

真实的赤名莉香男女关系混乱,和完治第一次深入的接触是在酒店,被男人甩掉的赤名和忘记带钱焦头烂额的永尾,以同事的身份不期而遇,借了她一万元之后永尾就害怕被她缠上,而三上也没有电视里那么潇洒自若,他也会为了论文熬夜不修边幅,在女人群里想念着关口。

六是六
在关口里美没有正式地第三者插足之前,《东爱》的残酷始终没有露出它本来的面目。即便有争吵,也只能责怪丸子的犹豫。赤名莉香还是没心没肺的笑着自己伤心。不管永尾用多么尖刻的言辞,用多么不经心的方式,多么残忍地伤害了她,眼泪没有三滴,转脸还是微笑。这种粉饰的微笑始终隐瞒了太多苦难,由浅至深地触摸到无法抵抗的灵魂。

如果要拿来做比较的话,选老婆一定是关口里见,她不是野性难驯的莉香,她真实可信,温良贤淑。所以永尾和关口的结婚照是想结婚的人最艳羡的那种,两个人在晴空下,笑的一脸灿烂,关口穿着家常的裙子,两个人并未牵手,却能感觉到浓浓的家庭氛围。

当关口里美终于无法从三山身边得到爱情的爱护,义无反顾地选择自己仅有的温暖,即便她乔装了善意的面孔,还是难以掩饰她眼神里阴谋沉沉的私心。即便是“在得到永尾之前,我要为莉香道歉”这样光明堂皇地言语背后,却是她一次次打给完治的电话留言。当莉香从难以平复的寂寞里独自走出,带着欣然的自我欺骗来到永尾家里。
漆黑的屋子里,回荡关口里美的留言。自己最爱的人去了哪里。

而莉香怎么可以乖乖地洗净铅华就此无声无息地老去呢?所以柴门文聪明的给她安排了一个陪伴她到最后的男人,是她肚子里的“非洲”,而电视就更简单,一锅大杂煮就把完治的心征服了。

曾经刻骨铭心地记得在整个城市之上的吻。他的吻变成一道彩虹,瞬间因为爱情覆上艳丽的赞美。那时的灯火辉煌,霓虹变幻,从原本孤寂的心里晃动出不顾一切的熠熠。而此后大雪经年,午夜旋转的歌曲终于落得一个曲终人散。完治的心慢慢走向在亲吻游戏时不顾廉耻肆意勾引的里美,而那个自己在东京遇到的第一个女子,那个面带永不卸下的微笑的姑娘,那个带着自己从初来的胆怯慢慢勇敢的女子,她无所畏惧的爱从此变成了包袱,变成不可承受的压力。
莉香是怎样聪明的姑娘,不强求誓言,不责怪失约,却能在永尾突兀地拥抱里嗅到感情失去的危险。

不管是电视还是漫画,结尾都是完治在街头认错了人,一脸的怅然若失,看来莉香还是他心上的那颗朱砂痣,这是老婆关口永远无法取代的。

七是七
赤名莉香调职的情节展开时,故事才终于有了凝重的氛围。当然,对于剧中的人,郁闷的只是莉香。永尾完治总算在日益沉重的精神枷锁里看到了挣脱的希望,关口里美不动声色的算盘已经把脑细胞以亿计算。换种光明的说法,完治温柔,里美犯贱无边无际,赤名莉香想要爱情的肯定,却终于得到了流失的结局。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